服務項目

需求溝通

區塊鏈技術可以改進票務銷售嗎?

 售票行業需要一些改進,區塊鏈可能會提供該行業所需要的幫助。

  區塊鏈技術被稱為“尋找問題的解決方案”。盡管這可能是一種貶低,但這一評論確實有些道理。由于這是一項相對較新的技術,人們仍在努力弄清楚它可以用于什么用途。這未必是件壞事。

  由于“區塊鏈”這個詞本身就是一個潛在的融資工具,幾乎任何東西都是為了吸引投資者,所以要說哪些項目是誠實并且經過深思熟慮地嘗試使用這種新技術工具解決問題、哪些是對技術的善意誤用、哪些是騙局變得更加困難。

  我們中的一些人(包括我自己)懷疑技術解決的問題是否比創造的多。Blockparty的首席執行官Shiv Madan顯然發現了作者對區塊鏈幫助音樂行業可能性的懷疑,于是他聯系了一位懷疑論者,希望說服他們相信區塊鏈可以解決一個問題——票務銷售。

  Madan說:“我認為我們想要做的事情,總是來自于一個我們已經考慮過的問題。它總是來自我曾經遇到的一個問題,或者說人們有過這樣的經歷——參加節日然后被轉手倒賣以牟利,也或者有假票。”

  Blockparty將自己描述為“一家以以太坊為基礎的區塊鏈票務公司”,他們想要“證明使用區塊鏈為活動提供動力對所有人都有好處——將消費者和藝術家放在第一位,把StubHub這樣的第三方占有者和欺詐性票販子排除在外。”

  這聽起來確實很吸引人。無論是黃牛黨還是主要的門票賣家都沒有贏得多少好感。盡管如此,這個系統幾十年來一直運行得相當平穩。有時候,一個特別驚人的故事會成為頭條新聞——黃牛黨甚至在門票尚未發行之前就以超過5000美元的價格出售Bruce Springsteen的門票,或者有人會嘗試更改系統但失敗了,就想Pearl Jam在90年代使用Ticketmaster時一樣。但是,在過去的幾十年里,雖然購買門票的方法已經發生變化,從當面購票到電話購票再到網絡購票,但購票系統中的問題和弊端依然存在。

  在過去的幾年里,黃牛黨可以通過電話買到的所有門票都被搶購一空,而現在他們用機器人在網上搶購門票。但沒有改變的是,大部分門票都是為業內人士預留的,另外一大批門票被黃牛黨搶購一空,只有大約三分之一的門票是真正的粉絲按票面價格購買的。

  2007年,紐約州確實嘗試了一些新東西。從1922年起,該州就開始禁止二級門票銷售,而現在,該州開始嘗試管制二級門票銷售。除了禁止這種做法,“轉售商”將被要求在國家注冊,為任何可能的假票提供擔保,并支付每年5000美元的許可證費用。2010年,紐約在這一法規中增加了一項條款,禁止使用自動在線購票程序的機器人。

  為了了解法律變化的有效性,紐約總檢察長辦公室調查了這個問題,并于2016年發布了一份報告。報告發現,該報告發現一個無牌經紀人(一個“大規模的非法僵尸用戶”)使用了超過一萬個IP地址,年收入達4200萬美元。有執照的經紀人也被發現使用過機器人。

  該報告發現,對于大多數節目來說,大部分門票實際上對粉絲來說是不可獲取的。對于一些人來說,超過50%的門票從來沒有真正對公眾開放過。最高的比例是Jay-Z和Justin Timberlake的演唱會,71%的門票在正式發售前就被鎖定了。

  將門票放在區塊鏈上可以通過使門票的所有權可跟蹤來解決這個問題。

  Madan表示:“你也要保護門票的身份,因為它要經過很多人的手。最后一個是票據所有者的人,他們的加密密鑰需要與存儲在區塊鏈上的密鑰匹配。”

  但這樣的透明度水平在音樂界可能并不受歡迎,因為音樂界是為了掩蓋表演者的貪婪,而表演者的貪婪依賴于歌迷的善意來繼續他們的事業。

  例如,Ticketmaster(更確切地說,自2010年合并以來它被稱為Live Nation Entertainment)就宣稱,它是藝術家的一種公關屏障。該公司因大量附加費而飽受詬病,一些人認為這會抬高票價。該公司聲稱,這些票價通常是在藝人(或至少是藝人管理層)同意的情況下事先商定的。因此,并不說藝術家要求門票定價為100美元(或更多),而是門票價格為50美元,但隨后Ticketmaster公司又增加了50美元的荒謬費用。藝術家保留了粉絲的善意,每個人都討厭Ticketmaster,每個人都賺錢。

  同樣,黃牛黨的角色也不是偶然的,他們的消失不一定會讓每個人都開心。首先,他們幾乎像保險公司一樣運作,保證大部分的票被賣出(盡管最終是否有人會坐在這些座位上是另一回事)。當門票開始銷售時,黃牛黨可以在幾分鐘內買到幾千張。黃牛黨如何處理這些門票可能與場館、贊助商甚至藝術家無關。要么門票將以盈利的形式轉售,要么就是黃牛黨賠錢了,結果就是藝術家會獲得一場有利可圖的演出,即使場館處于半空的狀態。

  Madan甚至聲稱這些二級市場與藝術家有時直接安排,從大幅上漲的門票中獲得部分利潤:“機器人購買了Taylor Swift的演唱會門票,那么Taylor Swift就能從機器人的利潤中分得一杯羹,所以她正在從中獲利。那么,她為什么要破壞讓她多賺一大筆錢的體制呢?”

  這是個好問題。根據他的說法,目前的制度似乎讓每個人(除了粉絲)都受益匪淺。那么他們為什么要改變呢?

  “他們會從中受益,因為你可以制定一個智能合約,讓門票在任何時候轉讓時都能以50%的加價出售。而Taylor Swift則可以從二次售票中分得一杯羹。所以她的門票可以有一個更有活力的二級市場。但同時,她可以在任何交易發生的時候賺取利潤。因此,還有其他方法可以補償人們失去的東西。”

  至少就目前而言,業內的主要參與者似乎對Blockparty正在做的事情感興趣。

  他說:“很多人都來找過我們,但交談沒有競爭力。他們都很開心我們正在為演出售票,同時我們也正在展示用例。我認為更多的是,我們如何從你們的技術中獲益?”

  這種合作精神可能不會持久。例如,Ticketmaster擁有兩個二級票務市場(GetMeIn和TicketsNow),“第三方在職者” Blockparty聲稱他們要消滅這兩個市場。Ticketmaster甚至被指控將客戶轉到其TicketsNow網站,那里的票價更高,而一級市場上仍有大量未售出的門票。。如果按照Madan描述的方式實施,Blockparty系統將通過使此類轉移透明化來阻止此類轉移,或者通過EDCC條款完全禁止此類轉移。

  他表示:“在我們競爭激烈的階段,我認為這擾亂了主要的參與者。他們和美國國家橄欖球聯盟(NFL)的球隊有長期合同,所以他們一開始不會關心我們。我想他們認為我們是潛在的合作伙伴。我們并不是試圖通過提供開源技術或API來阻止這種情況的發生。”

  只要該公司被視為生產Ticketmaster等公司可能愿意使用的應用程序,它們就不會構成威脅,并將被視為“合作伙伴”。但Blockparty似乎想要超越這一角色,從長遠來看,它希望撼動一個從外部看來功能失調但長期以來一直為主要利益集團服務的市場。

  人們很容易把主要票務機構和小規模黃牛黨都當作貪婪者。但是,不管你喜不喜歡,貪婪者在生態系統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并且有充分的理由演變成了他們現在的角色。

  Blockparty提供了一個解決幾個真正問題的方案。在區塊鏈上購買門票可能會限制單個實體購買門票的數量。它可以防止假票,也可以減少價格欺詐。

  但它的實現將涉及到擾亂多個在系統下蓬勃發展的參與者,讓他們接受一種新模式可能是任何技術都無法解決的問題。

專注區塊鏈系統開發,多年互聯網系統軟件開發經驗

  1、我們能定制開發:我們了解市場上的所有的熱門案例、熱門模式,譬如:網易星球、布洛克城、UFO鏈、淘優樂等多種區塊鏈系統,我們都能為您定制開發。

  2、我們有成熟案例:關于區塊鏈系統,我們有成熟案例,包括區塊鏈商城、區塊鏈挖礦、區塊鏈積分、區塊鏈游戲、區塊鏈分銷排位等案例。

  3、百余人技術團隊:設立專門的區塊鏈研發項目組,技術團隊,專門服務于區塊鏈項目開發,我們有成熟案例,包括區塊鏈商城、區塊鏈挖礦、區塊鏈積分、區塊鏈游戲、區塊鏈分銷排位等。

  我司承接各種熱門系統開發,以太坊開發,區塊鏈、虛擬幣平臺、330游戲、釋放分紅系統、全返系統、公排系統、報單系統、商家入駐、新微商系統、共享紙巾系統區塊鏈挖礦系統區塊鏈商城系統區塊鏈公排系統分銷分紅返利系統等等,您有想法,我有技術,期待您的聯系!

文章標簽:
文章評論:

專業的游戲開發/系統開發、品牌設計/網站建設,選仟源!

選擇專業的企業服務公司,服務更靠譜!

立即點擊咨詢>
客服圖標
客服圖標
118旺角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