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項目

需求溝通

徐州區塊鏈軟件開發

  徐州區塊鏈軟件開發錢包,區塊鏈商城系統開發,區塊鏈應用技術開發,區塊鏈錢包開發,區塊鏈項目開發、區塊鏈交易所系統平臺開發,區塊鏈APP開發、區塊鏈游戲開發、區塊鏈商城系統開發、數字資產項目開發,區塊鏈瀏覽器開發、區塊鏈智能合約開發、區塊鏈云計算服務、區塊鏈政務服務平臺、區塊鏈挖礦系統,區塊鏈應用場景開發,區塊鏈農場游戲開發,區塊鏈寵物游戲開發,挖礦算力系統開發 數字代幣開發,數字貨幣系統開發,新零售商城開發,返利商城開發,分銷返利商城,資金1盤系統開發,拆分盤系統開發,拆分盤系統開發。區塊鏈

  以一個點的視角看待我們所處的位置,現在的數字資產行業可能正處于波谷。但是,一個企業和行業的成長曲線,要拉長時間周期來看,比如半年、一年、三年,我們才能看出波動曲線的真實走勢和驅動每輪走勢的核心力量。

  當新技術和某種金融載體碰撞時,某種范式會誕生,這個范式會引領一輪新的走勢。拿泛互聯網領域來說,搜索引擎里的Google,電商里的Alibaba,O2O里的美團,共享經濟里的滴滴,數字貨幣里的BTC和ETH,它們都從一個單點產品,結合資本的力量迅速擴張,演變成了更大的生態。而這些名字,也變成了一種概念,圍繞這個概念,又養活了產業上下游和周邊的諸多業態,比如BTC及其分叉幣、礦機礦場礦池、泛金融服務商(貫穿一二級市場的Crypto Fund(VC/PE/并購再融資Broker),買賣方研究、錢包、借貸平臺、交易所、媒體、社區等等。

  -每一輪階段性浪潮的開啟,都會有一種范式出現 -浪潮開啟時首先激起的是泡沫 -區塊鏈不只是技術創新,更是制度創新,包括融資模式、商業模式和利益分配模式

  我們相信現實世界的產業、資本和與之相關的服務商都會被映射到數字世界,而且,這個數字世界與現實是平行的,必然具備跨境、國際化的特征。所以,在區塊鏈技術的賽道上,如公鏈、隱私、存儲、智能合約,我們投資于全球范圍內那些開啟了一代技術范式的頂尖選手;同時,我們也深度布局金融基礎設施,如交易所、穩定幣、Security Token、支付、借貸平臺等;除此之外,構建行業生態是優質投后服務的必要一環,我們與諸多交易所、媒體、咨詢、開發者社區結成戰略同盟,為我們的投資組合提供產業資源上的幫助。

  二、潮起潮落,把握拐點

  回顧過往,區塊鏈的弄潮兒們已經經歷了幾波浪潮,穿越了數字資產的幾次牛熊。

  第一輪浪潮開啟于支付轉賬,比特幣和數字貨幣作為一種支付工具,顛覆了必須依賴傳統金融機構才能支付轉賬的模式。2009年1月3日,中本聰在比特幣創世區塊里留下一句永不可修改的話:“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2009年1月3日,財政大臣正處于實施第二輪銀行緊急援助的邊緣)。”當時正是英國的財政大臣被迫考慮第二次出手紓解銀行危機的時刻,而這句話正是泰晤士報當天的頭版文章標題。可見,誕生于08年經濟危機后的比特幣呼應了人們對傳統金融系統的不滿不忿,興起了一波“去中心化”的思潮。

  第二輪浪潮開啟于股權融資,以太坊、ERC20 Tokens和基于其實現的愛西歐,本質上是一種新的融資方式。同時在“牛市”行情里,給風險投資機構提供了一種回報率和流動性都極高的退出方式。2017年時,項目撰寫白皮書即可募資,依靠預期即可在交易所上線,各國未經身份認證的投資者可以投資于還未適用于監管規定token。當監管滯后和缺位時,少量項目可以面向全球投資者進行無門檻的股權眾籌,那時,項目供給遠遠小于投資需求,百倍千倍的回報率也在情理之中,這就是所謂“泡沫”的來由。直到17年下半年,美國SEC才出臺了針對愛西歐和證券類通證的相關法規,9月4日,中國采取了關停境內交易所和禁止愛西歐的政策,而此時,通過此種形式完成的融資,量級已達百億美金。

  數年前,在互聯網金融誕生之時,黃席盛便指出,“這世上本沒有互聯網金融,但眼見金融世界,諸般官僚習氣,結構失衡。又有分業經營,牌照林立。恰逢其會,追求效率和平等的互聯網才能深入人心“。風水輪流轉,現如今,中國又處于實體經濟的下行周期,債務激增,央行縮表,對內嚴控金融風險,對外又面臨外匯管制和貿易戰。

  除了中國,全球宏觀經濟和數字貨幣價格也在形成愈發密切的傳導機制。根據BlockVC策略研究,從委內瑞拉發行石油幣以來,數字貨幣便開始承載著部分新興市場國家緩釋貨幣危機、美元債務危機或規避經濟制裁的期待。隨著跨境資本投資的全球性撤出,導致土耳其、巴西、阿根廷、南非等國本幣劇烈貶值,資產泡沫破裂,出現惡性通脹并通過金融路徑向他國傳導。

  在嚴絲合縫的監管下,為了有一絲騰挪的空間,人們又具備了足夠的沖動,通過“技術創新”繞開金融管制體系的束縛。回顧歷史,“保理、小貸、信托、擔保,無不被人們寄予過厚望,但又無不是一地雞毛。除了少部分作為影子銀行茍延殘喘,其余要么歸順權力尋租,要么被打入金融犯罪的監牢。”

  與傳統資本市場略有不同的是,區塊鏈生來就是國際化的產業,面向的是全球的資本市場和數以萬計的交易所,各國政府互相博弈,各有所圖,對區塊鏈抱持著不同的態度,故而無法形成合謀,這就使得跨境的政策套利成為可能。項目可以從政策友好的國家如新加坡取得法律和合規文件,從注冊在瑞士和開曼的風險基金處獲得融資,再到注冊于馬耳他的交易所上市。針對這種全球政策套利的現象,美國的著名風險投資人Tim Draper說,比特幣對他來說最激動人心的一點便是它是一個全球貨幣,由此,未來各國政府會變成一個個需要進行公開競爭的公共政務提供商,而不再是特定國境內的壟斷者。Virtual Citizens(數字公民)和創業者可以用腳投票,我不喜歡你便可以離開,轉向其他地域更友好的政務服務商。因為行業的這種特性,各國尤其是小國,會有一種FOMO(Fear of missing out,錯失機會恐懼癥)和想要借此彎道超車的心態,故而選擇對區塊鏈態度友好。

  盡管我們可以通過打時間差(創新在前,監管滯后)和空間差(各國博弈,跨國套利)賺取超額利潤,但隨著項目接連涌入,入場資金供給不足,當項目供給大于投資需求時,按照正常的市場規律,大量的token價格必然塌陷。另一點是,盡管傳統股權融資的邏輯也存在“泡沫“(如預支之后50年的利潤),可至少還有”市盈率“作為股價的支撐,但目前維護token價值穩定上漲的主流策略只有“通縮模型“,”幣值管理”和依靠媒體完成的“社區預期管理”,這種模式還是過于初級。

  某種范式的早期投資者(early adopters)可以獲利,但當范式已經成為眾所周知的常態時才涌入的,尤其是范式的拙劣模仿者,常面臨更大的虧損。這一點,共享單車的發展史也能印證。

  為了生存,為了止損,或僅僅因為得來太容易,項目方將融資所得的低成本ETH拋售,ETH承受不住拋壓繼而下跌,ETH及其聯動的token價格便進入了一個惡性循環。我們正處于這樣一個惡性循環的周期里,只要劣幣還沒被清理完,新的資金又沒有進場,所謂的波谷狀態就還會延續。

  參考傳統金融市場的演進軌跡,從第一輪浪潮的轉賬支付到第二輪浪潮的股權融資,伴隨著支付出現了錢包(類第三方支付)、二級市場平臺(交易所),伴隨著股權融資出現了類VC/PE的投行(提供代投、承銷、做市、再融資等一攬子服務),評級、研究等完整的金融服務產業鏈。

  新一輪走勢的拐點,一定是當區塊鏈被納入了或打通了一個更大的市場時,才會出現。

  在上篇回顧金融危機十周年的文章里,我們提到了18年全球宏觀經濟面臨的世界難題,如果有一種新模式可以為傳統經濟注入新活力,讓優質資產獲得更高的流動性與溢價,可能會幫助我們打開存量市場的大門。

  可以預見,在未來,債權融資/股債混合型融資手段大概率會誕生。徐州區塊鏈軟件開發

文章標簽:
文章評論:

專業的游戲開發/系統開發、品牌設計/網站建設,選仟源!

選擇專業的企業服務公司,服務更靠譜!

立即點擊咨詢>
客服圖標
客服圖標
118旺角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