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項目

需求溝通

區塊鏈python開發

  “滿洲里的馬戲團有一只大象,它他媽就一直坐在那,可能有人老拿叉子扎它,也可能它就喜歡坐那兒,很多人就跑過去,抱著欄桿看,有人扔什么吃的過去,它也不理”。區塊鏈python開發。

  這是今年金馬獎最佳影片《大象席地而坐》的開篇。

  按照幣圈慣有的神神叨叨,這部電影由內而外揮發出的垂頭喪氣,很適合用來勾勒2018年幣圈的慘不忍睹——

  憑借原始資本積累被封為“礦機三巨頭”的嘉楠耘智、億邦國際和比特大陸今年相繼向港交所遞交IPO申請。目前,嘉楠耘智申請失效、億邦國際涉嫌詐騙、比特大陸“聽候發落”。

  位居“幣圈食物鏈頂端”的交易所們在整體下滑的業績面前各顯神通。

  幸運如幣安、火幣。

  幣安是交易所“出海”的帶頭大哥,一手開市場一手躲監管,創始人趙長鵬以20億美元身價現身《福布斯》封面;火幣斥資6億港元買下香港上市公司桐成控股73.73%的股權,一個月后拆分出“火幣中國”一事被外界解讀為意圖反向收購桐城控股,“洗白”上市之舉。

  不幸如OKex、FCoin。今年連續四次“宕機”事件讓OKex掌門人徐明星成了過街老鼠,直至被爆倉的維權者在其公司舉起“敵敵畏”,徐明星也未能現身。

  8月,“交易即挖礦”的FCoin在一片龐氏騙局的爭議中登上交易所榜首。結果還沒扛到年底,其平臺幣FT的幣價就幾乎歸零,創始人張健借著一出韭菜血淚控訴的鬧劇,金蟬脫殼。區塊鏈python開發。

  和這些“傷筋動骨”相比,因年初辱罵幣圈韭菜的“錄音門”事件被拉下神壇的李笑來,只能算是一條不大不小的花邊新聞。

  所有的根源都是“幣價”。

  2018年,比特幣、以太坊市值大面積縮水。截止目前,比特幣單枚的價格為3908美元(約合人民幣2.68萬元),僅剩年初最高值1.74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2.08萬元)的2成左右。

  不得不說,鏈圈并不愿意把自己和“幣”相提并論。

  同樣是2018年,先是工信部于3月發布公告稱,將籌建全國區塊鏈和分布式記賬技術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再到5月的中國科學院院士大會上,“區塊鏈”被明確作為新一代信息技術的發展方向。

  聲音傳導到地方的成果,是以雄安、上海,杭州,貴陽,海南、重慶、成都為代表的“區塊鏈之城”爭相嶄露頭角。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今年10月,海南生態軟件園設立的“海南自貿區(港)區塊鏈試驗區”,這是目前國內正式授牌的首個區塊鏈“試驗區”。

  更為落地的是企業。

  2018年,以BAT為代表的傳統互聯網巨頭高調布局區塊鏈。

  4月,騰訊發布區塊鏈白皮書,提出“智慧金融”的理念;9月,阿里達摩院區塊鏈實驗室成立,截止目前,阿里已經坐擁90項區塊鏈專利申請,并且在保險、公益、公共服務和商品溯源領域集中應用區塊鏈技術;10月,繼9月《百度區塊鏈白皮書1.0版》發布后,百度唯一一家區塊鏈業務公司“度鏈”在海南揭牌,并正式發布底層鏈“超級鏈”。

  似乎把幣一剔除,2018年的鏈圈就都是好消息。可惜,這種“無幣區塊鏈”并不是小公司玩得起的。

  2018年,ICO融資總額縮水逾90%,新上交易所項目破發率接近99%。9成的區塊鏈領域投資人和初創企業,在突如其來的資金枯竭中關門大吉。區塊鏈python開發。

  千千萬萬無名之輩的猝死不值得長篇大論的敘述,它們或許在清算的一瞬間才意識到自己早已被幣價捆綁,同生共死。

  區塊鏈和比特幣的羈絆,無外乎是行業和資本的糾纏。幣價上揚拉動投資者的信心,金錢的激勵催生出無數區塊鏈業務的蓬勃;一旦幣價下行、資本撤離,行業就瞬間樹倒猢猻散。

  區塊鏈從業者也不免感慨,“似乎幣價走高的時候,項目也好一些”。

  從這個角度來說,2018年的區塊鏈就是那只“一直坐在那的大象”——和電影里解釋的一樣,它不是真的喜歡坐在那,它只是腿折了。區塊鏈python開發。


        溫馨提示:大連仟源科技有限公司以“專注網站,用心服務”為核心價值,一切以用戶需求為中心,希望通過專業水平和不懈努力,重塑企業網絡形象,為企業產品推廣文化發展提供服務指導;公司主要產品:主要為企業提供游戲開發,手機APP開發,定制系統開發,區塊鏈系統開發,小程序開發,網站開發。

文章標簽:
文章評論:

專業的游戲開發/系統開發、品牌設計/網站建設,選仟源!

選擇專業的企業服務公司,服務更靠譜!

立即點擊咨詢>
客服圖標
客服圖標
118旺角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