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項目

需求溝通

區塊鏈軟件技術開發

  區塊鏈是在質疑中前進的行業,今年又有兩個話題升溫了:穩定幣和 STO。區塊鏈軟件技術開發。

  穩定幣其實不是新概念,在 V 神寫以太坊白皮書時就提到了穩定幣的思路,可見,以太坊誕生之前就已經有人琢磨過這個問題,畢竟,比特幣早就已經表演過“上串下跳”了。但是今年這個話題再度興起,則是因為出現了兩個獲得監管通過的穩定幣項目,一個是 Gemini 交易所的 GUSD,另一個是 Paxos 公司的 PAX,二者都是錨定美元的,同時獲得了美國紐約金融服務局的批準。不同于其他穩定幣,二者都受到美國政府監管,每月都要進行賬戶審計,如果執法部門覺得有問題,可以凍結賬戶。

  這兩款穩定幣可以說是區塊鏈擁抱監管的典范,對于區塊鏈的發展而言,這是好事。沒有監管體系的支持和管理,完全靠自治顯然管理不好當前紛繁復雜的應用,“空氣幣”的亂象對區塊鏈傷害之深是有目共睹的。

  穩定幣的核心價值,我認為還是在于承擔從當前貨幣形態向數字貨幣形態過渡的職能,嚴格監管并由銀行發行的穩定幣是一個安全的沙盒,畢竟,目前各國對于法定數字貨幣的設計都是基于監管和銀行一方的視角,而缺少普羅大眾的視角,沒有充足的證據用于判斷人們究竟會如何使用數字貨幣,會對經濟行為、經濟結構產生何種影響,而這種數據只能來源于實踐,所以,穩定幣這種“進可攻、退可守”的試驗機制對于發行法定數字貨幣而言,是非常有益的。歷史上貨幣形態的重大變化幾乎都影響了經濟體制的變化,也都經歷過反復,而數字貨幣極有可能是目前人類社會可以采用的貨幣形態中,最難以預測和控制的,但卻是數字化進程的必然結果,未來必來,所以,通過穩定幣探索法定數字貨幣,是值得考慮的。

  STO 的熱議其實也跟監管分不開。在美國,目前已成功發行的 STO 是根據 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私募發行條例 Ragulation D605(c)發行的,這是一種事前寬松、無審核的豁免條例,SEC 并不介入,發行后 15 天內填表報備,股東人數限制在 2000 名以內,所以,嚴格說并非監管審核通過的,但是它符合監管發布的條例。與之相對,有 SEC 審核的,適用 Ragulation A,Ragulation A 有被稱作“迷你 IPO”,目前還沒有 STO 項目通過該項審核。

  STO 本身也是很適合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因為它跟加密貨幣有異曲同工之處,而且有助于提升資產證券化的效率,目前國內資產證券化多數環節還處在線下操作水平,區塊鏈技術本身就有助于提升效能,如果將穩定幣與 ABS 或者 STO 方式結合使用,有可能產生更有利于資產數字化的應用,而且這并非空想,因為這個領域不是高并發的領域,區塊鏈現有的吞吐量已經足夠好。不過到了年底,畫風有變,先是北京金融服務局,繼而央行也表態稱其在中國是有違監管規定或原則的。區塊鏈軟件技術開發。

  監管和軍方的新動向經過快一年的起伏跌宕,年底時,國內有來自監管層面的“利好”消息傳來,先是 11 月 6 日,人民銀行的一篇題為《區塊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的工作論文讓大家心有所動,該文由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和副研究員鄒傳偉撰寫,非常可觀地分析了區塊鏈技術和應用形態,對 Token 應用范式進行了詳細闡述,雖然文中指出區塊鏈物理性能較低、經濟功能較弱,不應夸大其顛覆作用,但并非全面否定 Token 的價值。

  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先生 11 月 18 日在第九屆財新峰會上表示,數字貨幣和電子支付的發展或有多種方案并行,并在競爭中發展前行,這對中央銀行和監管部門提出挑戰,即未來可能是不確定的,“數字貨幣和電子支付不需要對立起來,其目的都是為達到支付體系的高效率、低成本和安全可靠,因此要鼓勵多渠道研發和競爭”,并且一語中的地指出,“在技術開發方面需要有一定的公共性覺悟”。同時,他也指出,“在金融科技的發展中,監管要防止出現過分壓制新興科技涌現的現象”。

  中證登總經理、前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主任姚前 11 月下旬撰寫了《數字貨幣:緣起、發展與未來》一文,在論述數字貨幣形態時,也指出數字貨幣需要央行信用,但“并不意味著央行數字貨幣可以不經考驗即可順利推出。大浪淘沙,法定數字貨幣也不可能例外!官督商辦,自古有之。私人數字貨幣就一定不能轉正嗎?”。雖然以上這些論述不能直接等同于國家政策,但至少“同人”越來越多吧。

  以前有位朋友曾經提出過一個有趣的觀點,說看區塊鏈是不是真的有價值,要看軍方用不用。想想也有道理,很多尖端技術都是先出現在軍方,之后在“軍轉民”的,互聯網也是這么產生的。2 月 2 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戰略支援部隊信息工程大學區塊鏈研究院在深圳揭牌。今年在《解放軍報》上也陸續出現多篇探討區塊鏈的文章。

  從公開信息來源看,美國國防部先進研究項目局(DAPRA)動手要更早些,在 2016 年就宣布要建立一種“安全的消息系統”,該系統將會使用一種分布式賬本以一種透明的方式促進加密機密的傳播。區塊鏈軟件技術開發。

  今年 11 月 19 日,又宣布要在 2019 年 2 月于弗吉尼亞州阿靈頓舉行的研討會,以便研究分布式共識的技術,“DARPA 特別感興趣的是所謂的無幣區塊鏈”。 DARPA 是很有名創新機構,誕生了互聯網的 ARPANET 就是他們的項目。

  除了美軍外,今年據俄羅斯媒體 Izvestia 報道,俄羅斯聯邦國防部正在 ERA 技術園區建立一個獨特的研究實驗室,以開發區塊鏈技術,并將技術應用于加強網絡安全和打擊針對關鍵信息基礎設施的網絡攻擊。專家認為,區塊鏈將幫助軍隊追蹤黑客攻擊的來源,并提高其數據庫的安全性。

  有這些伙伴,也許區塊鏈真的能夠“利涉大川”吧。

  展望 2019盡管磕磕絆絆,日子還得向前走,不妨大膽展望下即將到來的 2019 年可能練成哪些招式吧。

  穩定幣是我比較看好的應用方向,作為展望,不妨將其范圍再放寬些,稱其為 “錨定法幣且符合監管要求的價值鏈應用”更好些,可以基于穩定幣具有“內在價值”這一點,充分嘗試超越信息鏈的價值鏈應用,“穩定幣 + 跨境支付”、“穩定幣 +ABS”、“穩定幣 + 支付”等等,總之,只要把它當成數字貨幣去嘗試都可以,沒有這方面的嘗試,恐怕就難有合適的基于區塊鏈的法定數字貨幣實驗,當然,這并不意味著“穩定幣 +”沒有獨立價值。

  聯盟鏈廠商大戰愈演愈烈,雖然有 V 神潑冷水,但是群雄意興未減,其實各家看重的也許是區塊鏈在 B 端的價值。C 端要求太高,公鏈應用還遠遠無法滿足要求,而以往的電商在 C 端發育充分,視圖對其應用進行改進有很高的技術門檻,但是 B 端仍有空間可以開發。B 端相對并發要求要低于 C 端,而且一直缺少好的平臺體系,供應鏈是喊了多年都沒有被很好解決的話題。區塊鏈在多中心、弱信任環境下的作用,為供應鏈問題破冰提供了很好的思路,如果 Token 在一定條件獲得放行,那么,價值聯盟鏈的興起可能會帶動廠商們新的軍備競賽。聯盟鏈是真的有可能填補小微金融的缺失、甚至重繪電商版圖的“核武器”,當然,現有聯盟鏈這種重型平臺的設計思路必須調整為輕型接入的設計思路。

  今年是武俠世界的悲傷之年,東方武俠巨匠金庸先生和西方超級英雄之父斯坦·李先生先后辭世,巨星隕落,江湖猶在,“神功”還在流傳,還在被人們津津樂道。區塊鏈也一樣,盡管項目多如流星般劃過,但是,對區塊鏈技術的理解與追求、技術的實用主義和浪漫主義仍在,雖然今年我們未見到全套的“降龍十八掌”,但故事還在繼續,希望明年能多看到幾個新招式,比如“震驚百里”,比如“時乘六龍”,而擁抱監管也是區塊鏈能夠走向正途的必經歷程,自由永遠都是法律體系內的自由,區塊鏈可以追求法律的進步,但不是急于實現對法律的“超越”。凡事貴在堅持、貴在探索,區塊鏈的路上更不能忘記秉持一個充滿好奇的“初心”。區塊鏈軟件技術開發。


       溫馨提示:大連仟源科技有限公司以“專注網站,用心服務”為核心價值,一切以用戶需求為中心,希望通過專業水平和不懈努力,重塑企業網絡形象,為企業產品推廣文化發展提供服務指導;公司主要產品:主要為企業提供游戲開發,手機APP開發,定制系統開發,區塊鏈系統開發,小程序開發,網站開發。

文章標簽:
文章評論:

專業的游戲開發/系統開發、品牌設計/網站建設,選仟源!

選擇專業的企業服務公司,服務更靠譜!

立即點擊咨詢>
客服圖標
客服圖標
118旺角心水论坛